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典也八卦

唐若甫的博客 powered by www.klassikom.com

 
 
 
 
 
 

世博有情人无情 巴赫惨被爆菊花

2010-4-30 23:38:13 阅读6124 评论9 302010/04 Apr30

世博有情人无情 巴赫惨被爆菊花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世博有情人无情 巴赫惨被爆菊花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作者  | 2010-4-30 23:38:13 | 阅读(6124) |评论(9) | 阅读全文>>

金陵风骨

2010-4-22 18:56:00 阅读5502 评论4 222010/04 Apr22

说来惭愧,我第一次知道徐振民这个名字,还是在2009年参与运营“海峡和平交响乐团”期间。当时这位圣诞老公公站在“国交”排练厅,在7月底的盛夏还是一身西装革履,让我误以为他是中央派来审查节目的高官。听到了乐团在吕嘉的指挥下演奏徐先生的《枫桥夜泊》,作品的高风亮节、悠扬意境和饱满配器让我大呼过瘾,简直是德彪西和格兰杰转世之作,自然与作曲家本人也相见恨晚。

由此也不难理解,4月15日“国交”在邵恩指挥下献上徐振民交响乐作品专场音乐会,现场座无虚席,尤其是北京音乐厅隔街正在如火如荼地强势上演某歌曲曲作者所作歌剧的修补版,依旧可以发现作曲界和评论界各路人马云集六部口,更是难能可贵。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国交”,感谢关峡。时隔近一年,重温《枫桥夜泊》越发喜爱这部短小精悍的音诗。事实上纵观整场音乐会,徐振民还是在单乐章的音诗方面最有发挥余地,比如下半场的《金陵怀古》。这两部音诗的共同之处在于不借助于简单的民族乐器和肤浅的民族旋律,而用西洋乐器编配模仿民族乐器特色,辅以厚重的管弦乐、长线条的旋律和多变的和声和音色,无疑是中国式印象派的集大成者。

当然,徐先生也为这种非常传统几近到固执的作曲理念付出了代价,因为他的诸多作品听上去都是一个味道——悠扬深远、处惊不乱。单乐章和长线条构思也使得徐振民在创作协奏曲和多乐章作品体裁时略有不适,尤其是在《琵琶行》和《音诗》中独奏乐器零碎的旋律交织在乐队中无从发挥,仿佛西贝柳斯的小提琴协奏曲一样断断续续。而终场的《南京安魂曲》则因带有主旋律色彩而失去了徐先生音乐最为宝贵和独特的博大的特质。

依笔者愚见,徐振民作品对现世的警示作用在于,中国风格音乐完全可以摆脱民族乐器和民间音乐旋律,而仅凭西洋管弦乐团及和声的巧妙编配而出精品。而这需要相当扎实的配器功底,更需要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可惜在现世作曲界已不多见。虽然徐振民作品不多,但《枫桥夜泊》和《金陵怀古》无疑可以纯正质朴且带有文人情怀的“中国符号”走向世界,取代那些在演奏法和乐器革新方面动足脑筋的投机取巧派。而徐振民也凭借这两部作品,与盛宗亮一起荣升笔者心目中两位最伟大的华裔在世作曲家行列。

作者  | 2010-4-22 18:56:00 | 阅读(5502) |评论(4) | 阅读全文>>

唐若甫:外援能否解救中国交响乐

2010-4-16 4:40:11 阅读6711 评论12 162010/04 Apr16

人民日报 2010年4月15日

内容摘要: 外国指挥家来华演出已经司空见惯, 但是外国指挥家出任中国乐团艺术要职在很长时间里只是设想。2008年1月,深圳交响乐团敢为人先,聘请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克里斯蒂安?爱华德出任音乐总监,开启了内地一线乐团聘用洋指挥的先例。

  外国指挥家来华演出已经司空见惯, 但是外国指挥家出任中国乐团艺术要职在很长时间里只是设想。因此中国交响乐团邀请法国指挥家米歇尔?普拉松出任首席指挥的消息传出后,业内产生不小反响。

  虽然早在130多年前,中国第一支交响乐团工部局乐团便是全外国班底。但是受时局、乐团体制等限制,内地乐团聘请专属国外指挥还是近年来的事情。

  新中国成立后首位受聘乐团要职的是亨利?梅哲,他出任台北爱乐管弦乐团奠基音乐总监长达25年之久,直到2002年逝世。随后便是国际指挥大师艾杜?迪华特与香港管弦乐团自2005年始的有口皆碑的合作――迪华特将乐团调教至亚洲数一数二的乐团。

  2008年1月,深圳交响乐团敢为人先,聘请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克里斯蒂安?爱华德出任音乐总监,开启了内地一线乐团聘用洋指挥的先例。尼克?史密斯担任音乐总监的北京国际节日合唱团、查尔斯?迪图瓦担任艺术顾问的上海交响乐团和克里斯托弗?潘德烈茨基担任首席客座指挥的中国爱乐乐团及广州交响乐团,都是个中先锋。如果把华裔指挥家计算在内,这一名单会大幅扩张。

  聘用国际指挥家除了提升演奏水准外,最大的看点便是其国际资源(如音乐会邀约和其他客座乐团资源)能帮助推动中国本土音乐家及其作品在国际舞台上的推广。事实上普拉松已明确表示会根据与“国交”合作的进度,在法国引介中国作曲家作品。

  此外,一位国外指挥家在国际舞台指挥中国作品,会有很大的说服力和影响力。正如小泽征尔在上世纪70年代借助波士顿交响乐团带动了《二泉映月》和《草原小姐妹》的美国热,尤金?奥曼迪指挥费城管弦乐团为钢琴协奏曲《黄河》推波助澜,国内乐团倘若能以聘请洋指挥为契机推广本土作品和艺术家,兼修文化进口和输出,想必能为我国文化大繁荣锦上添花。

作者  | 2010-4-16 4:40:11 | 阅读(6711)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时间的艺术 聆听的美德

2010-4-8 20:05:27 阅读5708 评论4 82010/04 Apr8

回顾聆听音乐的经历,我的步伐紧跟时代潮流,但又游离于最新趋势。学生时代购买磁带,后来转瞬间尝试过被淘汰的数码磁带DCC。进入大学生涯后正式步入淘汰DCC取得数码格式之争胜利的CD。但我无心MD,也对mp3等数码格式敬而远之,似乎与同龄人相去甚远。


从曝光需数日之久的银版摄影到如今立竿见影的数码相机,从厨房的劳作到方便面,从长途跋涉的电影院之旅到在家里播放DVD,从飞鸽传书到短信速达,时间的艺术已经随着科技的发展沦为快餐文化。在便利性高于一切的当今社会,坚守时间和耐心等待也是美德的胜利。于是有人拒绝使用手机,坚持用胶卷拍照享受等待的急迫和冲洗的乐趣,去电影院看电影感受众乐。对于乐迷来说,除去现场聆听,没有什么比听黑胶唱片更为让人醉心的了。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黑胶唱片,要拜沈次农先生所赐。家中自我出生之日起便坚持订阅《新民晚报》。我是读着这份报纸长大的,也从小对音乐版面情有独钟,沈先生自然是如雷贯耳的明星。2004年还在东莞外企中备受煎熬,经友人陈唯正电邮引荐有幸认识沈次农先生。2005年赴京任职后主编《留声机》杂志中文版,屡屡登门拜访沈先生求教乐界百态,首次目睹家藏的3000多张黑胶唱片,密密麻麻地摆放在好几个柜子里。后来我在杂志里开辟“三人行”栏目,便邀请樊愉先生在沈次农先生家中聆听黑胶唱片,畅谈音乐格式之争。


通过那次交流,我觉得聆听黑胶更是心态和心境的写照。从纸质封套中取出包裹着纸皮的黑胶唱片,脱去纸皮,用梳子轻轻缕过唱片表面,将唱盘置于唱机,调节转速,抬起唱针落在徐徐旋转中的油光鉴亮的黑色,恰到好处的间隙,音乐响起。没有遥控,没有快进倒退,没有选曲和换碟,没有自动翻面,没有暂停。数码环境下不可或缺但实在不必要的环节,都需要你离开座位亲手操作。其余的,便是百分百纯粹的音乐。我顿时领悟,其实聆听黑胶唱片是最接近于现场的赏乐方式,是在家中还原现场聆听的自然和纯真生态,换面和换碟好比中场休息。其实这也是沈先生听黑胶的自然状态的流露。他会泡一杯茶,把手机调至静音,坐在客厅沙发里听完整面黑胶。而沈先生家中的访客,虽然各有公务私事在身,此时也会一声不发地听完整曲。这种在家里聆听音乐的神圣而认真的心态,聆听音乐更像是一场仪式而不是可有可无的娱乐方式,是我长久以来追取便逝的梦想,却在一张黑胶唱片前,圆满了。


随后我几度试图开始收藏黑胶唱片,但缘于自己的生活节奏已经适应于CD而无法自拔,终将所买的近十张黑胶倾囊相送。我的思想已经无法复归到沈先生那种悠然自得大隐于市的心境,虽有黑胶在身,但却无法静心聆听。人的惰性便在于不敢和不愿舍弃理所当然和习以为常。对于出生于数码兴起时代的我,即使终身都将与CD及更为先进的音乐载体相伴,还是向往聆听黑胶的不凡体验,并且用一台Rollei 35胶卷相机浅尝非数码年华的万千景象。

作者  | 2010-4-8 20:05:27 | 阅读(5708) |评论(4) | 阅读全文>>

国字号街车

2010-3-27 12:35:31 阅读5484 评论8 272010/03 Mar27

我对中国爱乐乐团的印象断断续续。2003年,成立三周年之际中国爱乐乐团的上海大剧院首次登台。余隆春光满面地上台指挥了一套激情四射的曲目。我坐在第一排幸福地看着电视偶像杨澜洁白的皮肤,听着她和余隆之间妙趣横生的对话。2004年上海广播交响乐团在一片争议中改制成上海爱乐乐团,高层血洗,清理门户。联想到同样由广播交响乐团改制而来的中国爱乐乐团,两支乐团各在京沪两地发展,各有着代表不同指挥学派的指挥家带队,均由广电机构管理。然而时过境迁,当时即使处于同一层级的两支广播乐团,如今竟迎来天壤之别的差距。由此可见,改制并非目的,而是手段,更是技巧。归根结底,事在人为。

对于中国爱乐乐团,这个人无疑就是余隆,以及以他为代表的整个团队。2005年8月,因工作变更暂驻北京,使我对中国爱乐乐团有了更为频繁和深入的了解。在京游走至今即将届满五年,经历乐团十年历程过半,很荣幸能成为乐团发展的见证者。当然作为一支乐团,改制成功与否,最终落实到音乐会现场的演奏水准。

驻京后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有四场音乐会。一场是克劳斯·维瑟指挥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我仿佛听到了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乐团,在指挥家和歌唱家的“煽风点火”下营造出无底的音响深渊。第二场是乐团首席客座指挥潘德烈茨基指挥乐团全球首演他的第八交响曲,那半场音乐会给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让我一度满世界地寻找第八交响曲的商业出版的唱片。第三场是乐团铜管声部在中山音乐堂演奏帕里斯特里纳的《小坎佐纳》,是展现国内乐团普遍最为薄弱的管乐声部的绝佳良机。铜管乐师们站在音乐堂台上台下,营造出历史上最早的“环绕声”效果。得益于优秀的铜管演奏员,那首毫不起眼的短小作品让我一直无法忘怀。第四场便是最近余隆指挥上演的音乐会版歌剧《风流寡妇》,开启了国内重量级乐团、指挥、导演和卡司献演轻歌剧之风。五年内乐团上演的曲目之广,首演之巨,邀请客座之多,恐在国内无出左右。它们代表的不仅仅是“量”,而是凝聚在“量”背后的创意和努力。至今,中国爱乐乐团仍旧是京城近十支正规编制乐团中唯一能提前公布完整演出季计划的职业乐团。如果说存在便是理由,那对于中国爱乐乐团来说,这一理由便是她的无可替代和独一无二。

这一我心目中的“国字号街车”即将迎来十周年。转瞬之间,我也老了十岁。从怀才不遇的大学毕业生,到现今皱纹初现的中年“文青”,将数不清的晚七点半至十点的黄金约会时光献给了余隆和他的团队,也自甘寂寞地享受了五年的一人独醉,音乐是为最忠诚的伙伴。然而我不能忘记那些断代之前的先人。中国广播交响乐团与胡炳旭合作的柴科夫斯基第五交响曲录音,在我听来简直具有穆拉文斯基和圣彼得堡爱乐的遗风。在新主的十周年之际,勿忘旧主植下的一草一木。那些在乐团改制祭旗下存活的,消失的,改头换面的,以泪洗面的人,为中国爱乐乐团的前身,中国爱乐乐团的当下和的未来奉献过的人,举杯同庆的荣耀,属于你们。

作者  | 2010-3-27 12:35:31 | 阅读(5484) |评论(8) | 阅读全文>>

文化产品也需辨真伪 做质检

2010-3-12 0:44:31 阅读8216 评论18 122010/03 Mar12

唐若甫

苏立华先生刊载于《音乐周报》2010年2月10日出版第6期第7版的署名文章《真不懂与假明白》是对近年来国内兴起的针对“假团”宣战的直接回应,也可以看作为“维也纳管弦乐团”访华演出策划者石黎先生的声音,非常具有借鉴意义。文章列举的要点便是乐团的合法性,文中提到“乐团是合法注册的,到中国演出也是合法注册的演出公司主办和承办,经文化部审核批准、中国大使馆签发签证。所有的行为都是合法的。”

然而合法性并不代表乐团的演出水准和正统性。一个简单的例子便是一家合法注册,进行税务登记的公司在商业活动中将自己鼓吹成一只世界五百强企业招摇撞骗。这类公司被称为“皮包公司”而为人不齿。再者,合法注册、合法演出公司、文化部审核和签证只是相当于工厂的“准产证”,并不是“质检证”。三鹿奶粉不仅拥有国家的“准产证”,而且还拥有象征王牌的“免检证”,但事实证明“合法性”并不代表三鹿奶粉的“合理性”。

应用到文化产品中来,越来越多的“草台班子”“假团”“水团”便是利用“合法性”为掩盖,以“节日乐团”为幌子欺世盗名。仅以维也纳管弦乐团为例。该团以“维也纳管弦乐团”的名义于2005年年初首次来华演出,率先引起质疑。然而这些质疑大多以“乐迷反应”和“据悉”的软口吻形式出现,缺乏深度剖析。2009年年初乐团再次来华,笔者站在前人质疑的基础上,广纳材料,通过层层技术手段比对取证,于2008年11月写就《打假:维也纳管弦乐团》,可谓国内乐团打假运动走向系统化、职业化和专业化的标志。这篇文章提出三大疑点,每处均切中要害,迫使乐团在2010年的宣传文字中根据笔者的质疑逐字逐句更改乐团介绍。如此重要的线索,苏立华先生在文中只字未提,似有避重就轻之嫌,甚是遗憾。

《真不懂与假明白》文中亦提到几位音乐家对乐团的赞美。无论作品由乐团上演的刘湲,还是与乐团一起演奏的宁峰和朱昆强,以及跟随乐团演唱的迪里拜尔,都与乐团有所合作和经济往来。这样带有强烈而明显利害关系的援引,已经违背了媒体采集中立观点的至高原则。这样的褒奖,也很难让人信服。

为了打假,笔者于2月初赴维也纳出差间隙抽空向奥地利有关当局咨询,得到了一手情报。“维也纳管弦乐团”(Sinfonia Wien - Symphonischer Orchesterverein)的确在奥地利内政部注册,但这份编号为835371555的注册执照上的成立日期为2009年8月24日。而奥地利内政部自20世纪初便开始接受乐团注册。自此看来,该团2005和2009年年初的两次演出,均是没有注册的“假团”。也可以推测,主办方为了应对笔者于2008年11月写就的那篇打假文章,疲于注册乐团。乐团一贯鼓吹的成立于1978年(或者根据不同落地接待方的宣传资料:1984年、1985年)也不攻自破。

至此,维也纳管弦乐团的正统性已经摇摇欲坠。然而对于音乐会这一文化产品的“质检”,依旧是矛盾重重的问题。无论是质检职能部门,还是文化职能部门,都不具备音乐会“质检”的功能。笔者因此建议由独立的具有社会普遍认同的乐评人自发地以乐评文章的形式对音乐会做“质检”。当然,身为国外唱片公司中国代理、北京音乐厅前副总经理以及大部分川籍音乐家包括宁峰等企划人的苏立华先生,在“独立性”和“中立观点”上恐怕都难以达标。

文化产品也需辨真伪 做质检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作者  | 2010-3-12 0:44:31 | 阅读(8216)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媒体潜规则和文化沦丧

2010-2-11 22:02:30 阅读6259 评论10 112010/02 Feb11

尚在大四,我便成为国内一本古典音乐杂志的编外协力,负责一些翻译和新闻采编。有一次被派往Baldwin钢琴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新闻发布会,见到了那位油头粉面的传奇老总。那是我第一次以媒体的名义参加发布会。签到后Baldwin琴的代表发给我一个洁白的信封。我以为里面装的是新闻稿,便把信封搁在签到台,说离开时带走,反正是稿子,也不怕搞混,但最好发电子版给我。一个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追来,把信封神圣地塞到我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东西很重要,一定要保管好。我打开一看,两张百元大钞模样的纸片,心想难道新闻稿也搞小抄?回到杂志社,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领导,她说这叫车马费,其实是给媒体的劳务费,作为对占用记者时间和交通的补偿。于是我在23岁时第一次被社会的染缸染黑。

新闻发布会给记者车马费最初是新闻行业的潜规则,是对有偿新闻的规避和补充,现在已是不成文的行规。据老鸟介绍,视发布会主体而定,车马费少则数百,多则上千。车马费的给法也在与时俱进。最先按图索骥地发车马费,后来发现有人会冒领车马费。一位乐评界的前辈曾经告诉我经常有人冒用他的名字参加发布会,如今我才明白冒名顶替是冲着钱财而去。随后在签到时需填写身份证号和签名再给车马费。后来人们发现有的记者拿了车马费就开溜,于是就有了先签到等发布会结束再发车马费的做法。绝顶的做法是现场不发车马费,等到记者发稿后再行支付,视版面大小给出多少不等的费用。

当然,车马费不可一概而论。北京某演出机构的新闻发布会偶尔会以演出票代劳。上海某演出机构则养成了不发车马费的习惯,但到年底会邀请传统意义上的三大报文娱条线记者出国考察。所谓三大报无非是《解放日报》、《文汇报》和《新民晚报》,也正是这些媒体的从业人员跟随上海某乐团于2010年出访欧美并发回了一系列报道。上海这一演出机构的做法曾经引起三大报以外报纸记者的强烈不满,因此曾经安排部分记者赴香港考察。

潜规则并非记者失职,而是在新中国的社会分工中,知识分子的公开待遇普遍不高,也包括正经的媒体人员。若以每天参加一个发布会,每个发布会领取一个三百元的车马费信封,每个月20天工作计算,一位记者光是跑发布会的灰色收入就有每月6,000元。当然,事实证明6,000元只是基数,因为每天通常都会有2-3个发布会等着记者参加。这就是媒体记者总喜欢参加记者发布会的原因,也是单位机构一有消息公布就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道理。由此记者也成为一个和律师、医生一样,可以从毕业干到退休的行当,典型的旱涝保收,有钱可以报道盈利,没钱可以报道破产,报道对象出名时拿当事人的钱火上浇油,报道对象失势时拿竞争对手的钱趁火打劫。记者有时也会放弃在行政上晋升的机会,甘心当一辈子记者。也有的记者虽然晋升,但依旧亲自跑条线,无非是因为话语权无价。媒体人员由于掌握可贵的话语权,也会从事其他行当,并用话语权武装自己,比如娱乐条线的从事演出、经纪、艺人包装。这样的例子,在京沪两地的娱乐记者之间,比比皆是。

有了车马费,新闻、软文和广告之间的关系变得极为微妙和暧昧。软文可以是带有针对性的新闻,新闻可以是无辜口吻的广告,广告可以是披着新闻的软文。当媒体人员和所报道的主体存在敏感的利害关系和私人交情时,报道往往趋于主观。有良心的记者和编辑仅出卖文字,更多的记者和编辑连同文字和观点一起出卖。当然,至此也可以理解,报纸不报道的,除去政治错误,就是没有塞车马费,或者没有以其他方式补偿,比如说跟团出国。《音乐周报》近期大肆刊登中央广播民族乐团赴欧美巡演的新闻,却对同样赴外国巡演的中央民族乐团只字不提,也不接受第三方投稿。原来,该报记者跟随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出访,但没有受邀中央民族乐团出访。此外,北京音乐台的直播室罗列了一大批歌手和演唱会的禁播名单,公然张贴在设备上。因为那些歌手、经纪人和演唱会组委会没有在音乐台投放广告,而是在其他频率投放广告,因此不仅被列入禁播单,甚至台方要求主持人只字不提。这就是充满铜臭味的新闻屏蔽的丑闻。

写这些无非是为了老妈。家里的餐桌玻璃台板下压着很多剪报,都是老妈所为。60开外的老妈几十年如一日订阅《新民晚报》,和很多人一样信奉报纸上所说的一切几近盲从。看到报纸说西红柿有助健康,她会给我做很多西红柿吃。看到报纸说西红柿有毒,她就再也不做西红柿给我吃。看到报纸上说维也纳管弦乐团不错,她会接受别人的赠票跑到东艺去听音乐会,为她孩子所不齿的乐团捧场。对于主流媒体而言,上受真理部操控,下受财钱商操纵,客观中立观点已是摆摆样子。我只是希望,更多脑子里只是装着被报纸检查过的思想的人们,能够醒悟过来,转投非主流媒体的怀抱,跳过主流媒体的粉饰。因为处于道德真空地带的网络,也许是媒体的最后一块净土。

作者  | 2010-2-11 22:02:30 | 阅读(625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梦游男

2010-2-7 15:54:25 阅读4013 评论5 72010/02 Feb7

有幸以观察员的身份,随同中央民族乐团及来自国内的四家媒体代表一同出访欧洲,自1月26日至2月6日11天内履及比利时、法国、奥地利、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五国,踏足布鲁塞尔、滑铁卢、布鲁日、哈塞尔、维也纳、巴黎、布拉迪斯拉法和布达佩斯。这是我在职业生涯中第二次随团出访,也是第一次受邀出访。巡演指挥为乐团新任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陈燮阳。

70岁的陈燮阳身板硬朗,行动矫健,从上海交响乐团退下后,我终于与他见面。事实上他知道我的名字已久,但一直素昧平生,却远在异国他乡的布鲁塞尔终得谋面,不约而同地感叹命运巧思。三小时的单独谈话证实了我的不少推断,验证了市井的很多传闻,得知了更多的辛辣内幕。不知为何,我很愿意与不当权的前辈谈话胜于当权派,比如孟波、缪陆明、钱世锦、张弦、刘锡津、卞祖善……他们的睿智和经历更能让我自省。

我气喘吁吁地爬上滑铁卢的一座土坡,环顾四周,丝毫不见昔日战争的景象。第二天又气喘吁吁地花了八欧元爬上布鲁日的钟楼Belford。好不容易在准点前赶到顶楼,却郁闷地发现钟楼正在修缮,顶楼的窗台被铁丝网包围地严严实实,钟也不敲响。这里就是电影《杀手没有假期》中Ken跳下楼的地方,随后他从胸口抖抖索索地摸出一把被摔得七零八落的枪,郁闷地死掉。看完电影,我就许愿一定到布鲁日,一定要爬Belford,却未料愿望实现地如此之快。当女人们在城中血拼靴子的时候,我坐在Belford脚下的Quick靠窗的位子,面对一叠空白明信片发呆,不知从何入手。布鲁日的邮局因为装修也关门歇业,我只能将问候带回布鲁塞尔再发出。

那群女人到了巴黎又去Lafayette血拼扫货,言及LV包就像圣女贞德祈祷时般充满敬仰之情,怀有着俯冲战斗机在投弹前瞬间的关注度。看到街边L和V打头的缩写,她们会叫“LV”;看到布达佩斯欧根亲王雕塑战袍的十字花纹时,她们会叫“LV”‘;甚至在飞机上厕所(LaVatory)和看到布拉迪斯拉法的标志时(bratisLaVa),都要激动感慨一番。LV就是终极,无上,美满,偶像,图腾,圣洁。看着Lafayette那群排成长队的中国女人疯抢LV,我从袜子里用十天不洗的脚臭厌恶她们。

还好那群女人,在维也纳中央公墓的贝多芬墓碑前,没有因为Ludwig Van的字样而心生雀跃,否则我真要把她们的头发一根一根拔下来祭奠乐圣。贝多芬的墓边簇拥着施特劳斯家族、舒伯特、约瑟夫·兰纳、勃拉姆斯和雨果·沃尔夫的墓碑。看到那么多偶像的下葬之地,难免哽咽。维也纳半天约3小时的自由时间,我去了国立歌剧院、斯坦威屋、河畔剧院、霍夫堡、音乐之友协会、歌手之友协会、摸到了市民公园中施特劳斯和多瑙河水妖拙劣的雕塑。我未曾想象自己毕生的梦想和愿景,竟然在短短3小时之内不费吹灰之力地一一成真,以至于当天一直陷于焦虑和分神,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希望时间走得真实些。

就在女人们陷入LV崇拜血拼的时候,我趁歌剧开始前的间歇,跑到蒙马特尔高地瞻仰圣心大教堂。Odeon地铁站修缮,走到Saint Germain des-Pres搭乘地铁前往。天上浮云朵朵,我坐在云下的台阶上大嚼早饭时包的三明治。一只鸽子飞到身边,我搓下一丝面包扔去。越来越多的鸽子飞来,我搓下越来越多的面包屑,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鸽子,引得游客驻足照相,还跟我说应该带双份面包。太阳照得温热,朝天仰望,一朵浮云飘来,正巧遮住了阳光,寄我于斑驳光荫中得到片刻清凉。这时我许了一个愿,天空放晴,阳光拔云而出,普照四方。我喝下几口水,直奔巴士底,观赏娜塔莉·迪赛主唱的《梦游女》为巴黎之行收声。如今巡游即将结束,却仍无法忘却蒙马特尔的阳光和清凉,和那一个个挥之即来的梦想的实现,让我倘若梦游般地出神。

梦游男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作者  | 2010-2-7 15:54:25 | 阅读(4013)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西城区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唐若甫,乐评人,1980年生于上海。2005年8月-2008年5月任《留声机》中文版执行主编兼编委。2006年7月担任“声响亚洲”广州文化节录音作品评选评委,北京音乐台“古典也流行”固定嘉宾与上海电台“古典音乐航班”嘉宾。2008年任MIDEM古典大奖国际评委和第七、第八届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媒体顾问,台湾MUZIK唱片大奖评委。开创有厘米演出前瞻与中国古典音乐年度评选等多项社会活动。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厘米演出前瞻 cmPCO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