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典也八卦

唐若甫的博客 powered by www.klassikom.com

 
 
 

日志

 
 
关于我

唐若甫,乐评人,1980年生于上海。2005年8月-2008年5月任《留声机》中文版执行主编兼编委。2006年7月担任“声响亚洲”广州文化节录音作品评选评委,北京音乐台“古典也流行”固定嘉宾与上海电台“古典音乐航班”嘉宾。2008年任MIDEM古典大奖国际评委和第七、第八届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媒体顾问,台湾MUZIK唱片大奖评委。开创有厘米演出前瞻与中国古典音乐年度评选等多项社会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2006年以来的杂念和欠债  

2009-04-20 11:3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若甫

杂念

从2006年在网络发表标榜个人独立的《馒头还是包子》一文,到2008年在中国新闻周刊撰写被称为“乐评独立宣言”的《巨蛋下的音乐节命运交响》,再到2009年初以娱乐为精神的《2008中国古典音乐十大事件》被和谐,乐评人的封号从来不是自夸的,而是别人叫出来的。然而“独立乐评人”这一封号尤其危险,所蕴含的无政府主义势必要让宿主付出巨额代价,再写的话就要成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扫地出门不算,还要冒着被流放到青海内蒙等地,妻离子散之虞。观点问题并不是原则问题,也不是黑白泾渭一目了然的算术方程,在强权和高压之下说不清谁对谁错。于是识相的独立乐评人被招安被和谐,成为“组织的乐评人”。

像我这种骨子里的乐迷成为“乐评人”对音乐产业起到的负面效应大于正面影响,这点我很认同。在被冠以乐评人身份之前,作为一个心平气和的乐迷,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泡论坛,谈版本,会网友,参加wangwei组织的版聚,上IRC和洋人聊天下载,订阅各大票房网站的资料册和演出机构的邮件列表,以第一时间订购到正中间的最低票价为荣,或者以在音乐厅门前斗牛成功为乐。排着队在演职员入口等待散场的音乐家签名留影,随后捧着带有浓郁香蕉水味的唱片套封和节目册彻夜难眠。一个月内我会为票房和中图贡献数百元。如今音乐厅少了一个忠实的购票者,多了一个蹭票的业余作者;我不再有签名留影的激情,那种对音乐如饥似渴的饥饿感在极大富足的音乐饕餮前消磨钝化。所幸我依旧在本质上是一个乐迷,对音乐的激情和兴趣丝毫不减,只不过遇到一些让人作呕的作品和演出,无法像以前写林恩·哈雷尔的海顿大提琴协奏曲那样畅所欲言破口大骂,只能选择三缄其口。于是我现在听音乐会的唯一作业就是不写乐评,难免憋得满脸痘痘。不乐评人唐若甫?

事实上自从《馒头还是包子》事件东窗事发后,我再也不认为自己写的是乐评,而是冠以“古典音乐时政评论”,写的尽是“观后感”。其实这模仿的是高中时代购买由杨忠衡先生总编的台湾《音乐时代》系列杂志,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篇叫做《三大男高音全球合作淘美金》的文章,也率先树立了我心中古典音乐时评的楷模。2009年3月,我突然在内地最为权威和具有影响力的公开发行的音乐媒体的头版发现了一个豆腐块告示,宣告着“古典音乐时评”在内地乐评界的元年,这比台湾对同类时评的身体力行和我对时评的浅尝辄止晚了整整十多年。

该媒体的第一篇时评由一位总编兼社长撰写,炮轰国内一位资深的音乐理论家兼指挥家在舞台上称呼其他指挥时使用不同的称谓造成三六九等的等级划分,最为突出的就是形容一位活跃在维罗纳的中生代指挥家为“大师”。其实作为意大利语maestro的译文,大师无可厚非。后来了解到总编年末将指挥家介绍给开演出公司的挚友,挚友把指挥家捧为自己公司一场重大演出的艺术顾问,本来期望好好吹捧,却由于演出质量低下遭到不留情面的指挥家的公开炮轰。总编于是在报纸的头版指名道姓地刊发了针对指挥家的时评。即使这些前因后果无法成立关联,如果这就是内地时评元年的话,我也尽然可以全盘接受。

杨忠衡先生本周到访内地,履及京沪两地。在上海,他本想旁听韩钟恩在上海音乐学院的乐评课,却由于韩临时开会而受邀上台讲授乐评,开篇讲到“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如有不同以韩教授为准”,很遗憾我事后才知道此事,未能前往听课。不过在北京鸟巢旁的一处饭店,我有幸第三次与杨总编会面,虽然短短两小时,也必然少不了利用这一难得的“开小灶”机会狂补。我提到从现象入手的音乐时评其实是受到切利比达克音乐现象学的影响。杨总编也表达了他对时评和乐评人的观点。每次与他见面都像是一次排毒养颜的理疗过程,虽然吃了一桌饭菜,走出饭店时还是比走进饭店轻盈很多。我愈加发觉现在我正在尝试和努力的正是这些前辈在我这样的年纪所尝试和努力的。他们有的失败,大部分转型,只有少量有所建树。从我购买第一本《音乐时代》开始,以局外人目睹香港《CD Hi》销声匿迹,以知心人体会台湾《音乐时代》惨遭封杀,以亲历者苦尝内地《留声机》止步停刊。感受三本中文偶像音乐刊物的消亡,此番经历、遭遇与心境,独特而难言,极少能有共鸣者,也铸就了我的孤单。历史不过是在以巧合的面纱重复她的印记,而乐评化生的自由思想需要数代人的坚持尚能达成。在这之前,只能一切随机随缘。

欠债

自2008年年底到现在给我留有良好印象的演出有

BBC爱乐乐团在水立方的演出,由瓦西里·西奈斯基指挥。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幕间休息比上下半场还要精彩纷呈,扣人心弦的音乐会。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院庆一周年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陈佐煌指挥。合唱团差劲了些。

安妮·索菲·奥特音乐会,其实是一场民歌音乐会,与奥特无关。

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乐团,古斯塔沃·杜达梅尔指挥柴科夫斯基第五交响曲,人海战术赢得了胜利。

布朗五兄妹,血缘关系的配合弥补了个人能力的不足。其实石叔城先生完全可以组成一个石家五重奏,

香港管弦乐团,迪华特指挥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和马勒第五交响曲。女高音不具有演唱这首伟大作品的韵味。

芝加哥交响乐团,海丁克指挥马勒第六交响曲,大师宝刀未老,控制力惊人,音乐原始力量的爆发。

黄蒙拉与宁峰的同场竞技,谭利华指挥北京交响乐团,很明显宁峰的光环和舞台魅力盖过黄蒙拉的谨慎与克制。当然曲目也有很大关系。

维也纳爱乐乐团,祖宾·梅塔指挥《升华之夜》和《英雄的生涯》,没有听出升华之前的痛苦、斗争和哀叹,只有升华的高尚。音乐会真正开始是在加演的圆舞曲。

金湘作品音乐会,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邵恩指挥《原野》和《琴瑟破》,感觉后者总体和唐建平的《春秋》以及叶小纲的琵琶协奏曲旗鼓相当。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