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典也八卦

唐若甫的博客 powered by www.klassikom.com

 
 
 

日志

 
 
关于我

唐若甫,乐评人,1980年生于上海。2005年8月-2008年5月任《留声机》中文版执行主编兼编委。2006年7月担任“声响亚洲”广州文化节录音作品评选评委,北京音乐台“古典也流行”固定嘉宾与上海电台“古典音乐航班”嘉宾。2008年任MIDEM古典大奖国际评委和第七、第八届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媒体顾问,台湾MUZIK唱片大奖评委。开创有厘米演出前瞻与中国古典音乐年度评选等多项社会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港乐  

2009-04-20 11:34:16|  分类: 超级评论 Critic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香港管弦乐团(港乐)结缘是在《留声机》中文版任职期间,首先认识了时任市场总监的黄志伟,他是我那时老板的挚友。黄先生是个非常可爱有趣的人。后来香港管弦乐团在2005年和2007年分别到北京演出。第一次在日坛路的一家高档的茶馆采访了艾杜·迪华特,后来却在杂志中将Edo de Waart错误拼写成了de Warrt,闹了不少笑话。

2007年的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期间,在东方艺术中心听了一场港乐与巴列夏演奏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其中的定音鼓与小提琴独奏的华彩尤为印象深刻,也与黄先生在希尔顿饭店对面的咖啡馆深入了解了乐团的运作机制和模式,觉得有许多值得内地乐团借鉴的地方。同年在第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期间,也是为了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迪华特与港乐再度到访北京,与女高音伊丽莎白·康奈尔演出了精彩的瓦格纳歌剧咏叹调。乐团对外的文书小标题上则写着我在乐评里的一句评语“香港管弦乐团是亚洲数一数二的交响乐团”,落款是《留声机》中文版执行主编唐若甫,算是我受到过最高规格的礼遇。2008年2月份黄先生离职香港管弦乐团,乐团的内地媒体推广事宜转交给当时的助手戚永怡小姐(Heidi Chik),后来Heidi也离开了港乐,回到老东家香港芭蕾舞团。黄先生与戚小姐在任港乐期间都邀请过我去香港参加乐团的音乐会,包括那次我梦寐以求的音乐会版《莎乐美》。我回家办了港澳通行证,签注了2次入境,但因单位不放行而最终未能如愿。

2008年下半年离开《留声机》后,在港澳中心又与黄先生见了一面,那次是为了陈军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黄先生向我透露了他的一些最新计划和设想,包括经营一个曲奇糕品店,一个叫做HK Branding的公关公司,以及在北京开设一个综合性的国际艺术节的种种优势和好处。我最为深刻的印象是黄先生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而思维敏锐开明的学者,不像是一个生意人,但并不代表不能做成生意。不像我,一头扎进古典音乐的漩涡,无法自救。

进入香港管弦乐团担任高管之前黄先生曾经在Naxos唱片运营Marco Polo品牌,是Klaus Heymann的左膀右臂。在我这一代的乐迷心里Marco Polo已经是一个褪了色的远去的品牌。而对于那些更加资深的前辈乐迷,Marco Polo曾经与老易的Hugo并称为华语社区的两大民族品牌。我喜爱Marco Polo的唱片和曲目,偏爱Hugo的录音和艺人,虽然收藏屈指可数,但对这两大品牌还是高山仰止,爱不释手。黄先生后来从Naxos离职,Marco Polo品牌也陷入泥沼。又有一次2008年下半年在北京南锣鼓巷的锣鼓洞天和时任HNH总经理的陈锦强先生共进晚餐,也谈到了黄志伟。见多识广的陈老先生联系到我当时的遭遇,淳淳教诲道“一切矛盾归根结底都是利益冲突,没有对错之分”,似乎是与《非诚勿扰》里的“21世纪什么最贵——和谐”有异曲同工之妙。如今只有老易Hugo的再版唱片在市场上继续着80年代的国乐风华。后来老易多才多艺的女儿也进军唱片界,但那早已是一个生不逢时的年代。这自然是后话。

如今港乐于2009年1月再度巡演内地,将媒体推广交给了赞助商太古集团Swire的公关公司WeberShandwick,很可惜往日媒体云集采访迪华特的场面不再。1月中旬应邀以网络乐评人的身份去王府半岛酒楼B2的中餐厅采访迪华特。其实那也是2006年穆特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只不过那次我是主持,这次我成了观众。迪华特揣着一台套着硅胶套的iPhone在乐团首席执行官Timothy Calnin的陪伴下姗姗来迟,一脸憔悴。采访完后我问他iPhone是不是好用,迪华特说道“非常管用,在哪里都方便”。我倒觉得港乐不妨除了Swire,也与Apple接洽谈一下赞助可能。毕竟Apple在中国的首家旗舰店就开在Swire在北京的地产三里屯Village。

采访完大师之后时隔近3个小时,前往北京饭店采访两位乐师。其中一位乐师在我谢谢他配合采访时突然说还有需要补充的。我以为是什么惊人的围绕港乐近几年来乐师和员工更换内幕的爆料,熟料这位副首席大力褒奖了太古集团对乐团不求回报的长期赞助。事实上我一直觉得英国企业赞助古典音乐和高雅艺术采取的是十分低调和自然而然的做法,Swire是一个例子,Rolls-Royce以及Jaguar都是这样,而不像某些赞助商的老板厚着脸皮要在音乐会开始前上台发言并在舞台后方挂logo,或者在发布会跨下海口说自家的奶粉没有三聚氰胺,结果在美国落马。

这次港乐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开办了两场音乐会。第一场为马勒第五和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第二场为全贝多芬曲目,由陈萨演奏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在巡演内地之前,美国著名乐评人Ken Smith已经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权威的乐评,对港乐的预热演出有着积极而正面的评价,相信也代表着内地乐评人和听众的观点。第三天乐团部分成员在首席John Harding(夏定忠)的带领下在三里屯Village举行了演出,进行了户外直播,开启了内地古典音乐演出户外大屏幕直播的先河。也许港乐和太古集团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此举已经书写了中国古典音乐历史的意义之重大。

我与港乐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我与港乐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我与港乐 - 唐若甫 - 古典也八卦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