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典也八卦

唐若甫的博客 powered by www.klassikom.com

 
 
 

日志

 
 
关于我

唐若甫,乐评人,1980年生于上海。2005年8月-2008年5月任《留声机》中文版执行主编兼编委。2006年7月担任“声响亚洲”广州文化节录音作品评选评委,北京音乐台“古典也流行”固定嘉宾与上海电台“古典音乐航班”嘉宾。2008年任MIDEM古典大奖国际评委和第七、第八届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媒体顾问,台湾MUZIK唱片大奖评委。开创有厘米演出前瞻与中国古典音乐年度评选等多项社会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媒体潜规则和文化沦丧  

2010-02-11 22:02:30|  分类: 超级评论 Critic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在大四,我便成为国内一本古典音乐杂志的编外协力,负责一些翻译和新闻采编。有一次被派往Baldwin钢琴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新闻发布会,见到了那位油头粉面的传奇老总。那是我第一次以媒体的名义参加发布会。签到后Baldwin琴的代表发给我一个洁白的信封。我以为里面装的是新闻稿,便把信封搁在签到台,说离开时带走,反正是稿子,也不怕搞混,但最好发电子版给我。一个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追来,把信封神圣地塞到我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东西很重要,一定要保管好。我打开一看,两张百元大钞模样的纸片,心想难道新闻稿也搞小抄?回到杂志社,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领导,她说这叫车马费,其实是给媒体的劳务费,作为对占用记者时间和交通的补偿。于是我在23岁时第一次被社会的染缸染黑。

新闻发布会给记者车马费最初是新闻行业的潜规则,是对有偿新闻的规避和补充,现在已是不成文的行规。据老鸟介绍,视发布会主体而定,车马费少则数百,多则上千。车马费的给法也在与时俱进。最先按图索骥地发车马费,后来发现有人会冒领车马费。一位乐评界的前辈曾经告诉我经常有人冒用他的名字参加发布会,如今我才明白冒名顶替是冲着钱财而去。随后在签到时需填写身份证号和签名再给车马费。后来人们发现有的记者拿了车马费就开溜,于是就有了先签到等发布会结束再发车马费的做法。绝顶的做法是现场不发车马费,等到记者发稿后再行支付,视版面大小给出多少不等的费用。

当然,车马费不可一概而论。北京某演出机构的新闻发布会偶尔会以演出票代劳。上海某演出机构则养成了不发车马费的习惯,但到年底会邀请传统意义上的三大报文娱条线记者出国考察。所谓三大报无非是《解放日报》、《文汇报》和《新民晚报》,也正是这些媒体的从业人员跟随上海某乐团于2010年出访欧美并发回了一系列报道。上海这一演出机构的做法曾经引起三大报以外报纸记者的强烈不满,因此曾经安排部分记者赴香港考察。

潜规则并非记者失职,而是在新中国的社会分工中,知识分子的公开待遇普遍不高,也包括正经的媒体人员。若以每天参加一个发布会,每个发布会领取一个三百元的车马费信封,每个月20天工作计算,一位记者光是跑发布会的灰色收入就有每月6,000元。当然,事实证明6,000元只是基数,因为每天通常都会有2-3个发布会等着记者参加。这就是媒体记者总喜欢参加记者发布会的原因,也是单位机构一有消息公布就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道理。由此记者也成为一个和律师、医生一样,可以从毕业干到退休的行当,典型的旱涝保收,有钱可以报道盈利,没钱可以报道破产,报道对象出名时拿当事人的钱火上浇油,报道对象失势时拿竞争对手的钱趁火打劫。记者有时也会放弃在行政上晋升的机会,甘心当一辈子记者。也有的记者虽然晋升,但依旧亲自跑条线,无非是因为话语权无价。媒体人员由于掌握可贵的话语权,也会从事其他行当,并用话语权武装自己,比如娱乐条线的从事演出、经纪、艺人包装。这样的例子,在京沪两地的娱乐记者之间,比比皆是。

有了车马费,新闻、软文和广告之间的关系变得极为微妙和暧昧。软文可以是带有针对性的新闻,新闻可以是无辜口吻的广告,广告可以是披着新闻的软文。当媒体人员和所报道的主体存在敏感的利害关系和私人交情时,报道往往趋于主观。有良心的记者和编辑仅出卖文字,更多的记者和编辑连同文字和观点一起出卖。当然,至此也可以理解,报纸不报道的,除去政治错误,就是没有塞车马费,或者没有以其他方式补偿,比如说跟团出国。《音乐周报》近期大肆刊登中央广播民族乐团赴欧美巡演的新闻,却对同样赴外国巡演的中央民族乐团只字不提,也不接受第三方投稿。原来,该报记者跟随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出访,但没有受邀中央民族乐团出访。此外,北京音乐台的直播室罗列了一大批歌手和演唱会的禁播名单,公然张贴在设备上。因为那些歌手、经纪人和演唱会组委会没有在音乐台投放广告,而是在其他频率投放广告,因此不仅被列入禁播单,甚至台方要求主持人只字不提。这就是充满铜臭味的新闻屏蔽的丑闻。

写这些无非是为了老妈。家里的餐桌玻璃台板下压着很多剪报,都是老妈所为。60开外的老妈几十年如一日订阅《新民晚报》,和很多人一样信奉报纸上所说的一切几近盲从。看到报纸说西红柿有助健康,她会给我做很多西红柿吃。看到报纸说西红柿有毒,她就再也不做西红柿给我吃。看到报纸上说维也纳管弦乐团不错,她会接受别人的赠票跑到东艺去听音乐会,为她孩子所不齿的乐团捧场。对于主流媒体而言,上受真理部操控,下受财钱商操纵,客观中立观点已是摆摆样子。我只是希望,更多脑子里只是装着被报纸检查过的思想的人们,能够醒悟过来,转投非主流媒体的怀抱,跳过主流媒体的粉饰。因为处于道德真空地带的网络,也许是媒体的最后一块净土。

  评论这张
 
阅读(625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